看看微信「养号」产业链:有人身家千万,赚了几套房
时间:2020-06-28 16:57:25    阅读:61

微信作为一款月活高达 11 亿的国民App,成了一个巨大的流量池。在这片广阔“肥沃”的流量池中,诞生了诸如微信MCN、微商、微店等商业场景,让一些创业者获得了丰厚的回报。

除此之外,微信背后还隐藏着一些鲜为人知的产业,比如“养号卖号”的生意。

微信近日改版,微信号可以进行修改。于是,有很多网友都希望,能重新起一个好记的微信靓号。因此,倒卖微信靓号也就成了一些人的牟利手段,并形成了一个产业链。

业内人形容这些从事养号、倒卖账号的人为“养号人”,或者“玩号人”,他们经常拿“币圈”来类比,把微信号看作BTC(比特币),把QQ号看作ETH(以太坊),“好比是赌徒。”

说到“养号人”的由来,不得不提到早期注册倒卖网站域名的玩家。

玩域名的人,在业界俗称“米农”(域名亦称玉米,取其谐音)。早期的知名“米农”,不乏 58 同城CEO姚劲波、美图CEO蔡文胜等互联网圈的大佬,靠注册交易网站域名赚取了第一桶金。

1999 年,互联网热潮兴起,学计算机专业的姚劲波大学毕业,工作之余做了一个以域名注册交易为主业的“易域网”。几次域名交易,让他名声鹊起,曾拍出 1100 万元高价的极品数字52.com,便是出自姚劲波之手。后来创办 58 同城时,资金几乎断裂,姚劲波卖了个域名,换了几十万给员工发工资。

蔡文胜在 2000 年从一份香港报纸得知,business.com域名卖了 750 万美元,天价交易额,让蔡文胜醍醐灌顶,随即他开始做起了域名的生意。

凌晨 3 点,从睡梦中醒来,抢注域名成为了蔡文胜的日常。但好看的域名实际上很难注册到,而且没有人买的前提下,每年还要续费,所以亏得多、赚得少。蔡文胜把大部分精力,放在抢注那些有价值的域名上。

经过短短两年,他就卖出了 1000 多个域名。像爱奇艺、优酷土豆、新浪微博、 360 等优质域名交易都出自他的手,而360.com域名卖了一个亿,入选史上十大最贵域名交易名单。

“米农”们争先恐后地入局,优质的域名越来越少,投入大量金钱却赚不到钱,是当时乃至现在的“米农”的真实写照,于是“米农”纷纷转到抢注极品ID账号的行列。

极品ID账号,包括好看的QQ号、邮箱、微博号、微信号、抖音号、快手号、手机靓号等等,这些稀缺的ID账号之所以具有价值,是因为除了好看、好记之外,还可以让人在虚拟或者现实生活中,得到身份和荣誉上的心理满足。

在早期的互联网中,有些“米农”或者其他从业者,就嗅到了QQ靓号的价值和“投资前景”。在QQ刚出来时,他们就开始疯狂注册 5 位、 6 位QQ,随着QQ注册的人越来越多,短位号资源也逐渐变少,到了 2000 年,QQ号增加到了 8 位数,现在更是长达 10 位数,他们手中的短位号价值也随之暴涨。

在微信问世之前,QQ是国内第一大社交产品,也是用户量最大的产品。一个短位的QQ号,或者排列组合好看的QQ号,就像一张漂亮的社交名片,会让许多人去主动加你。

而且,“养号人”经过十多年的发展,已经成了一条完整的QQ号交易产业链。

“养号人”李勇介绍,像QQ号的交易,一般会在各种数字论坛中进行,其中交易的QQ号不计其数,从 5 位QQ到 10 位QQ都有,而且像抖音号、YY号等也可以交易,通常每天的交易量在 1000 以上。

论坛中的“养号人”叫做号商,他们提供账号资源,每一单至少可赚取 3 成的利润,所以收号的“养号人”,一般按照现在QQ号市价的 7 折收购,然后倒卖。

而数字论坛作为平台方,可以赚取交易的手续费,一单至少 5 元,还有网站的广告费、会员费等等。行业人士估算,一个数字论坛每年能赚到至少百万以上。

李勇还透露,像QQ号的交易,一般能够赚大头的“养号人”,都会发展自己的代理,有些收费,有些不收费,代理可以获得头部“养号人”的号码资源,再通过加价卖出。

“要是勤奋些,一天一般可以赚 200 元以上,最少也能赚几十元,我身边有朋友靠卖QQ号,月赚 2 万元,还有一个兼职卖QQ号,一个月也能赚 2000 元”,李勇说。

有利可图,因此参与的人越来越多,不乏 00 后也参与其中。

他们会创建一个QQ拍卖群,并成为群管理,卖家通过群管理在群中拍卖QQ靓号,拍卖成功后,买家会将中介费给群管理,等QQ号成功换绑手机后,群管理将买家的钱打给卖家,完成交易。

但是,买卖QQ靓号的红利期,在持续十多年后,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影响,一方面,来自腾讯对这类灰产的严厉打击,另一方面,来自于腾讯的另外一款社交产品微信的诞生。

微信号修改新规催生商机,出租靓号月赚 3 万

2011 年,微信的出现,让QQ的社交地位受到影响,也让QQ号交易行情受到冲击。

同QQ号一样,好看易记的微信号也受人青睐,特别是销售人员以及老板们,他们会钟情好看的微信号。

近期,微信改版,新的微信号修改规则,允许用户可以自定义至少 6 位的短位微信号。

按照“养号人”的说法,他们会注册 6 位好记的微信号,比如AAAAAA这类的微信号,业内叫做“全A号”;还有ABABAB这类“AB号”,只要是好看易记的微信号,都会争抢注册,然后拿去卖。

今年 6 月,微信开放微信号可以一年一修改的功能,这对于“养号人”来说,是一次难得的机会,他们可以把手里的囤积的微信靓号,卖给那些想要靓号,但却注册不到靓号的买家。

最近,“养号人”的朋友圈中,也多了许多迁移微信号,或者直接代注册微信号的生意,一单在80- 150 元之间。

灰产的延伸:代点赞、投票、刷粉,跨平台抢注

在“微信靓号”的生意之外,有“养号人”开启了另外的生意,比如代刷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专注微信代刷人员透露微信代刷服务的出现,是由于许多平台进行投票、点赞等活动时,可以选择微信第三方登录,那么也就意味着,一个微信号等于一票。

像他手里有上千个微信号,可以提供成百上千的点赞、投票和刷粉业务,比如点一个赞的价格是0.1-0. 3 元左右,由于积少成多,所以一个月的成交额在 7000 元。

他表示,自己做的规模比较小,规模做得大的“养号人”,其微信号会更多,而且会买上千个二手手机,每天登陆上千个微信号保持活跃,“因为不活跃的微信号会被腾讯微信平台收回,或者封禁”,同时也能保证生意到了,就可以接单干活,避免一个手机多次换号的繁琐操作。

除了上述外部业务外,微信生态体系内的业务也做,“比如,通过手里的微信号,去抢注极品视频号账号昵称,还有微信圈子昵称等等,然后把这些账号昵称卖给需要的人,同时为他们提供配套的点赞刷粉业务。由内到外,只要能够赚到钱,都会去做。”

基于微信号的灰色生意,链条还在继续延伸。

微信号可以作为第三方,登录许多App。所以,“养号人”也会将号码生意转移到其他App,由于一些App也有着和微信号一样的功能,每当互联网大厂上线新的App产品,“养号人”就会通过微信号登录该App,进行ID或者昵称的抢注,比如抖音号、快手号。有些养号人,甚至会为此“铤而走险”。

媒体曾报道,抖音公司发现,数据库内至少 2900 余个抖音账号被修改了,后经调查,付某应下家需求,以 1 万元的价格定制抖号“88888888”,下家以1. 5 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实际使用者。

由于养号本身是灰色产业,所以平台会对这类行为予以打击。

据“养号人”张伟介绍,去年底,腾讯推出了一款名为“朋友”的社交App,上线当晚他注册了几百个好记的ID账号,而且许多“养号人”也蜂拥而至赶来抢注。

“朋友”App官方发现了这个问题,于是取消了ID账号的显示,虽然打击了“养号人”,但也带来了诸多不便,比如用户无法通过ID加好友。因此,大量用户在官方动态下留言评论,表达对ID重新显示的诉求。

其实,这只是平台方对养号行为的一种打击办法,像抖音、腾讯以及微博等平台,会不时的对这类灰产行业采取封群、封号的处理办法。而“养号人”也会与这类平台进行周旋,继续从中牟利。

现如今,越来越多的“养号人”开始向微信转移,并凭着微信号多点散发,账号交易逐渐成为他们日常收入的主要来源。

“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恩怨,有恩怨就有江湖,养号人就是江湖,你怎么退出?”这也成为了养号人的写照。

随着今年《民法典》的颁布实施,以及民商事法律对虚拟财产的规定不断细化,合法的网络虚拟财产,和普通现实财物一样,成为买卖、赠与或者继承的标的。这也就意味着,网络账号交易这个行业,将会被赋予新的意义,但作为平台方,如何在法律框架界定养号的行为,也将会成为他们考虑的一个重点。

但是,养号毕竟是一个灰产,一不小心就会触碰红线。养号的生意和产业,正在变得越来越大,但这种产业的不少行为的界定,还处于模糊地带,对于“养号人”来说,未来充满了未知数。

我要直达 网站建设 小程序 VR全景